想和锐哥睡觉觉

酒茨、也青
喜欢删东西😞
方锐是我滴本命不接受一切反驳或锐锐攻的安利

哈哈哈恍恍惚惚哈哈哈

油炸火腿肠:

《达成共识》

玩一下联动。

检讨那里打错了是2000字…(跪

priest笔下的迷之组合

五殿阎罗天:

priest笔下的迷之组合


从小就表现出有潜力有实力成为高功能反社会分子三人组:魏之远,长庚,费渡


胃病三人组:徐西临,赵云澜,魏谦


老婆媳妇儿叫多了容易反被×组:施无端,赵云澜 , 褚桓,徐西临
顾昀:我不是我没有,我是被反插旗的……【长庚(吴侬软语腔):“怎么办,钱都被我男人拿去花天酒地了”】


老师组:安捷,沈巍,魏谦,窦寻,褚桓【最美乡村教师(×)】


警察组:莫聪,沈夜熙,赵云澜,骆闻舟


年下组:魏之远,长庚,陆必行


“这他妈怎么看都是攻吧”的受组:赵云澜,顾昀


“虽然让人觉得可能是受然而一旦发现是攻诶嘿那岂不是更带感”组:沈巍,长庚,严争鸣


占有欲几近病态组:白离(都快成病娇了),
魏之远(睡着了都要无意识抓你哥的手),
长庚(沈易怎么还不结婚)【沈老妈子:喵喵喵?】
隐藏:沈巍(不触及赵云澜一切都还可以商量,温柔贤惠白切黑)


老流氓组:温客行,骆闻舟,赵云澜,顾昀


“撩技高超老母猪带胸罩”组:顾昀,费渡,温客行


冷感组:褚桓,魏谦,林静恒


就先写这么多吧

【长顾】《混血小甜心的甜言蜜语合集》

孤举❄️:

小甜心的情话太太太太太多啦!!!
全程又苏又甜!高糖预警!!!

1.“趁热喝,不早了,喝完赶紧躺下。”

2.“我还以为掉下去的是你!”

3.只有长庚对此毫无意见,每天能和顾昀待一会,让他通宵达旦地守在门口都行——反正睡着了也是反复的噩梦,没什么好留恋的。

4.“义父,守岁有讲究,得有人留下看家,我……啊!”

5.不过长庚悲哀地发现,他心里想得这么明白,一想起这些字真的是从顾昀手里的笔下流出来的,还是忍不住把每个字都抠出来镶进眼里。

6.“义父,我很想你。”

7.“义父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南下平叛剿匪了,我却还是文不成武不就,所以想离开侯府看看外面的世界,”长庚偷偷看了顾昀一眼,发现他眼睛里居然有血丝,立刻就说不下去了,满心愧疚从胸口涨到了嗓子眼,低声道,“……只是手段任性,还让义父奔波,我错了,你罚我吧。”

8.“这些日子以来常与大师清谈,我受益匪浅,也知道大师心系天下,不是安于禅院谈佛论道的人——我的出身来历,可能大师有些耳闻,侯爷纵横千里,纵然是一代名将,但不论家国江山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上,对我来说,他也只是个相依为命的亲人,我一介小人物,没什么本事,手中铁勉强够立足而已,顾虑不了大事,心里只有巴掌大的一个侯府和几个人,还望大师谅解。”

9.“男儿生于世间,要是连周遭一亩三分地都打理不好,有什么必要把视线放那么远?”

10.“别碰他!”

11.“头一次跟在义父身边见这种阵仗,心里有些没底,有点怕。”

12.“鬼才心疼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我干嘛要操这份闲心?反正也死不了。”

13.“辛苦这位兄弟了,我义父可好?”

14.“人回来就好。”

15.“我恰好经过蜀中,偶然听陈姑娘说义父这两天会到,便想停留几天,没料到这么巧,出来遛遛马也能接到你。”

16.“义父不在,我自己回去有什么意义?”

17.“本想学好了医术,将来也好照顾义父,可惜天资有限,只会些皮毛。”

18.“义父,里面来一点,要掉下去了。”

19.“我不担心,我一见阁楼上这玄铁营的帅旗,就觉得有三千玄铁神骑藏在西南山林里,心里不由自主就踏实了。”

20.“沈将军放心,义父心里有谱,我也盯着呢。”

21.长庚没应声,四年来,他从身到心都不敢有一天懈怠,不是为了想要建功立业,而是想尽快强大起来,有一天强大到能与乌尔骨谈笑风生……能保护一个人。

22.“义父,躺在我腿上可以吗?”

23.“我……我想看一看,”长庚道,“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24.长庚隐晦地看了他一眼,默默给曹春花记了一笔,等他从此人嘴里攒够五十个诸如“我家侯爷”之类的花痴话,就找碴揍这货一顿。

25.“那也要看侯爷要不要我吧。”

26.虽然跟着顾昀驱车劳顿不说,整天还不是对付叛军就是对付土匪,但长庚心里却总是毫无来由地充斥着毫无道理的快乐——好像清早一睁眼,就知道这一天有什么好事要发生的那种充满活力、期待与热切的快乐。

27.“义父的手工也太糙了,不如改天我再给你削个好的吧?”

28.长庚想:“他为什么一直留着那个?”
一直留着,会偶尔拿出来看吗?
小义父看的时候能想起自己吗?
这是不是代表顾昀对他……比自己一直想象得更情谊深厚一些?
他是不是能得寸进尺地离小义父再近一点?

29.“你最有出息,咱们走回去,我扶着你好不好?”

30.长庚彬彬有礼地跟迎面走过来的小沙弥互相行礼,不慌不忙地回道:“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不可避世的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31.“天气不好,义父衣衫单薄,回去别骑马了,坐我的车吧。”

32.“我等你睡着再走。”

33.“虚名而已,还不如给义父当下人自在,”长庚淡淡地说道,起来将暖炉上烘着的小壶拿下来,倒了一碗药茶递给顾昀,“进宫吗?你要是不肯穿裘,起码先喝点热的垫一垫吧。”

34.长庚面如金纸,双瞳似血,眼前闪过无穷幻影,耳畔如有千军万马鸣铁敲钟,妖魔鬼影幢幢,魍魉横行而过,一根乌尔骨饮着他的心血轰然涨大,枝杈森然处荆棘遍布,撕心裂肺地如鲠在喉——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35.“义父要是心里觉得别扭,我可以搬出去,不会在你面前碍眼,以后也绝不再逾矩。”

36.“不是。”长庚忽然平静地回道,“那天其实是我先对义父不敬的。”
顾昀:“……”
“没有原因,”长庚轻轻按住他的头,不让他乱动,口吻异常稀松平常地说道,“这种事能有什么原因?要说起来,大概也是我从小爹不疼娘不爱,除了义父没有人疼过我,长此以往便生出了些许非分之想吧。你一直没注意过,我也本不想跟任何人提起,只不过那天心情一时激愤,不小心露了形迹。”

37.“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倘若你看见我烦,我可以不让你看见,倘若你只想要个孝顺懂事的义子,我也保证不再越过这条线。”长庚说道,“义父,此事我已经无地自容——你就不要再追问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好吗?”
顾昀整个人就是一张大写的“不好”。
长庚开始将他身上的银针往下卸,平静地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样呢?”
不等顾昀开口,他又兀自接道:“也都可以。”

38.“你就是把我发配到天涯海角,我也甘之如饴”

39.憋了好半晌,顾昀问道:“你伤好了吗?”
长庚点点头,惜字如金地“嗯”了一声。
顾昀:“怎么弄的?”
长庚坦然道:“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40.“我觉得义父现在可能用得着我。”

41.“义父不用吃惊,和你有关的事,整个大梁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我再清楚的了。”

42.长庚突然恨极了自己竟晚生十年,竟没有机会在荆棘丛中握住那个人尚且稚拙的手,单为了这一点,他觉得自己会终身对沈易心怀妒忌。

43.长庚将他琉璃镜上的水汽擦干净,架回到顾昀鼻梁上,深深地凝视着他,打手语道:“义父,我们一人坦白一件事好不好?”
顾昀一皱眉。
长庚:“你对先帝感情深厚,想亲他、抱他、与他耳鬓厮磨地纠缠一辈子吗?”
顾昀失声道:“什么?”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先帝那张总显得悲苦横生的老脸,当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你回答了,到我了,”长庚一脸清心寡欲地说道,“我想。”
顾昀:“……”
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长庚这个“我想”指代了什么,鸡皮疙瘩当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寒毛快要竖成刺猬了。
“无时无刻都想,做梦都想,现在特别想……还想一些其他的事,说出来怕脏了义父的耳朵,不便提起。”长庚闭上眼睛,不再看顾昀,自顾自地比划道,“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小甜心出柜啦!!!(/ω\)表白吓傻顾大帅!)

44.“我要杀光李家人。”

45.“都交给我吧。”

46.“义父你不知道,你一天不平安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一天不敢合眼,总算……”

47.“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48.当时他心里根本没想那么多,之所以最后没有逃,只是舍不下一个人而已。

49.“可惜没长花容月貌,掷果盈车的大帅不肯要。”

50.“我晕你的血。”

51.“没有,他很会疼人。”

52.长庚注视着他,止水似的说道:“子熹,我还是要去截断城中内应的路,便不在这里陪你了,若你今日有任何闪失……”
他说到这里,似乎笑了一下,摇摇头,感觉“我绝不独活”这几个字说出来太软弱了,会被顾昀笑话,但这也并非虚言——难道让他苟且偷生,和乌尔骨过一辈子么?
他跟自己没那么大仇。

53.“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我真要疯了,子熹。”

54.“我对义父确实心怀不轨。”

55.人在重伤或是重病后气血往往不继,就是五六月天里也容易手足冰凉,长庚就捧起他的手,放在手心中反复搓揉,他神色认真极了,不但照顾到了手上每一个穴位,还照顾到了人指缝间最容易敏感的地方,时常用指腹轻轻扫一下,以便明目张胆地提醒顾昀知道——我这不是孝顺你,是疼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

56.“没什么不合适的,你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跟我说话,让我怎么样都是可以的。”

57.“别提了,”长庚闷声打断他,“别让我想起来,子熹,你当可怜可怜我吧。”

58.“子熹,”长庚不知他抽了什么风,只好有几分局促地低声道,“你再这样抱着我,我可就……”

59.“你上次说让我别怕,跟了你,以后对我好……也作数么?”

60.“我的将军,”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

61.“那就碍不着我的事了。”长庚带着几分随意的态度对她说道,“子熹幼年时身体底子不好,须得尽早调养,要是不打仗,他在玄铁营里也待不了几年了,他要是走,我就跟他走。”

62.“不许你走!”

63.“子熹,我抱抱你好吗?”

64.“可是有人爱我,也有人真心待我……是吗?刚才是你把我叫回来的。”长庚低声道,“她从未有一天给过我温情,我也绝不会如她的意,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65.“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长庚握紧了他的手,将五指探入他的指缝,亲昵地缠在一起。

66.长庚停下来,静静地凝视了他片刻,忽然伏在他耳边道:“义父,看不清了就把眼睛闭上,好不好?”
顾昀再聋也听出他是故意的了,何况还没来得及很聋:“……你来劲了吧?”
长庚的眼睛在黑暗的床幔中亮得惊心动魄,不依不饶地将声音压得又低又轻柔,撒娇似的在他耳边道:“义父,你当年说过‘就算到了京城,也有你护着我’,还记得吗?”
顾昀脸色变了几次,对长庚这手消遣自己的新招实在无从抵抗,只好计划起战略性撤退,一推长庚道:“行了,别不要脸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嘶!”
“我该干什么?”长庚借着方才姿势之便又将他压了回去,手已经探到顾昀后腰,他在嘉峪关给某人正骨的时候就摸了个知己知彼,此时以大夫的稳准狠地突然出手,顾昀剧烈地哆嗦了一下,本能地想蜷缩起来,被长庚连着按了几个穴位,半边身体都麻了,长庚这才不慌不忙地接上下半句,“义父不是才替我告了病,要疼我吗?”

67.“沈将军他们还没到,今天你不用出门,不用药了好不好?我照顾你。”

68.顾昀诧异道:“你拿我的琉璃镜做什么?”
长庚笑道:“喜欢。”

69.“别碰别的东西,你扶着我就好。”

70.“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71.“长这么大没做过这么好的梦,醒不过来就好了。”

72.“子熹,”长庚面部能调用的肌肉不多,话也只能轻轻地说,越发像撒娇,“亲我一下好不好?”

73.“我没事,就是那天一想到你在我怀里,就总觉得自己是梦醒不过来,我没做过什么好梦,总怕是开头欢喜,一会又出个什么魑魅魍魉捅我一刀,有点自己吓唬自己,魇住了。”

74.“要是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穿朝服我一个人看,穿盔甲我一个人看,穿便装也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准觊觎……”

75.“子熹,给了我的东西,不要再从我这收回去。”

76.“说好了,我要是疯了,你就把我关起来,或是你将来要先我而去,就给我一瓶鹤顶红,送走了你我自行了断……嘶!”

77.“留着嘴做点别的。”

78.顾昀曾经是他的慰藉……如今想来,这慰藉止于情愫泛滥的那一刻,自从顾昀回头正眼看他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不是了。
无情可以为慰藉,有情却是魔障。
有情,有欲,有色香声味,有日复一日的贪求,有恐惧忧怖,有妒恨离愁,有患得患失……
七情与神魂共颠倒,六根为红尘所覆。

79.“义父偏心,从来没有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教过我写字。”

80.“天下和我有什么关系,是天下人负我,我从未亏欠过这天下一丝一毫,我管他谁评说……可是人活一把念想,子熹,我一生到头,这点念想想分也分不出去,都在你身上,你要断了我的念想,不如给我指条死路,我这就走。”

81.“义父,我想要你。”

82.“子熹,好疼……”

83.“真怕见不着你了……”

84.“要真是那样,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滚’了,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85.长庚不依不饶地抓着他的衣服将他拉到了近前:“子熹,伤口疼。”
“……”顾昀木然道,“一边去,我不吃这套了。”
这会受伤,雁王在他面前好像彻底不打算要脸了,只要周围没有外人,动辄就是“伤口疼,亲亲我”。

86.“你亲我了。”

87.“义父,你想要我的命吗?”

88.长庚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爱他,总觉得倾尽生命也难以报偿,而忽然之间,他意识到,与其说顾昀是他这一生中遇到的唯一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不如说他自出生伊始所遭受的所有难处,都是为了攒够足够的运气遇见这个人。

89.“义父,伺候得不好,我可以用心学。”

90.“都怪你,弄得我都昏头了。”

91.“子熹,我难受得很,你看我一眼。”

92.“驱寒不一定要喝那东西,我来!”

93.“我来为大帅当这个马前卒。”

94.“再也不想让你去打仗了。”

95.“好,”长庚用一种轻快又不过分的口吻说道,“你放心去,看见我夹在你衣服里的图纸了吗?很快——等你收拾完蛮人,说不定我这边的蒸汽铁轨车都修好了,信不信?”

96.长庚弯下腰:“我要是办成了,你怎么奖励我?”
顾昀大方道:“你想要什么。”
长庚想了想,靠近顾昀耳边低低地说了句什么。
不知雁王殿下偷偷摸摸地掉了什么廉耻,顾昀作为一个半聋都听不下去了,笑骂了一声:“滚。”

97.“你怎么会骑马走官道?不嫌累吗?在北疆可受过伤?手腕给我……这一阵子身体饮食怎么样?陈轻絮说过什么吗?”

98.长庚愣了愣,忽然意识到顾昀的言外之意,愕然抬头:“你是为了……”
“可不么?在半路等候已久,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顾昀伸手撑在他身体两侧,下巴垫在长庚的肩上,懒洋洋地说道,“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长庚喉咙微微动了一下,莫名想起他那张千里寄来的手掌:“劫财还是劫色?财有一座王府一座别院,有专门卖稀奇物件的铺子,还有……”
顾昀故作惊诧道:“这么有钱?我才头一次拦路打劫就碰到这种肥羊,命真是好……那我要劫色!”
长庚笑起来,猝不及防地一把将他拉下来,趴在顾昀耳边道:“义父,蒸汽车想必你也见了,答应我的事呢?”
顾昀当机立断反悔:“你看我这张嘴瓢的,刚才说错了,重新来一次——小伙,你还是掏钱吧。”
长庚对着他耳朵“委委屈屈”地撒娇道:“没现钱,现钱都被我男人拿去花天酒地了,卖身抵不行吗?”
(甜到窒息啊哈哈哈哈!!!)

99.“人人都以他为倚仗,谁会心疼他一身伤病?我有时候想起来,实在是……”

100.“我要见顾子熹。”他心想,“马上就要。”

101.“我在京城夙夜难安,唯恐一步走错,每天只盼着从你那听见只言片语,还总等不到。”

102.“昨天做梦还梦见了我义父,半夜一醒过来愣是睡不着了,可算是知道了一回什么叫‘辗转反侧’,结果今天就收到他的信,你说巧不巧?”

103.“我远在京城,听他们大呼小叫,然后满心欢喜地等你回来,想给你看马上就要连上的蒸汽铁轨线,想跟你说好多话,想把那根破衣带给你重新缝上,然后呢?”长庚轻轻地问道,抓着顾昀的手缓缓地收紧,抬到自己眼前,他低头看着顾昀那只苍白的手,“我还能等到你吗?”
顾昀心里好像被钢针一捅而穿,一下就词穷了。
“我恨死你了。”长庚道,“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104.“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105.顾昀在远海爆出的火花中轻轻地笑了起来,他全程撑了下来,身体实点有点透支,疲惫得仿佛倒头就能睡过去,长庚却忽然俯下身,扳过的下巴,问道:“你说有一个私愿,上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
顾昀笑了起来。  
长庚不依不饶道:“到底是什么?”
拉过,附耳边,低声道:“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半晌才缓过来:“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接道:“战无不胜。”
(正篇完!又苏又甜又虐(;´༎ຶД༎ຶ`)休克了!)


【番外】
106.“眼神也能提前打好腹稿,子熹,果然是千锤百炼,身经百战。”

107.“他可以依靠我。”

108.长庚只好抱起小顾昀夺路狂奔,跑得狼狈不堪,心里想冲那漠然旁观的老男人吼叫一通——我连风雨飘摇的旧江山都能收拾,难道还庇护不了一个顾昀吗?

109.“不是噩梦,不是乌尔骨。”长庚翻了个身,抱着他一只手,将他一条胳膊都卷进怀里,额头抵在顾昀手肘上轻轻地蹭了一下,低声道,“梦见我从老侯爷手里把你抢走了,你爹派了一个营的铁傀儡追杀我。”

110.“我以后会照顾好他,二位放心,别再往他身上楔钢钉了。”

111.“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再无遗憾,不必留什么血脉。”长庚顿了顿,瞥见李铮一脸懵懂,摇头笑道,“跟你说也不懂,长大就明白了。”



【LOFTER】
(LOFTER 里的番外太甜了,于是大帅和小甜心的情话就都收了)
112.他一摆手让玄鹰们散了,连忙上前一步,握住长庚的手肘,油嘴滑舌地接上自己上半句话:“你不是月宫的神仙么,怎么偷跑下来了?”
长庚倏地一甩手……没甩开他,怒极反笑:“少给我来这套,放开!”
顾昀使了个巧劲将他往怀里一拉:“不放,既是落在我手里了,红尘万里,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

113.长庚珍惜地把桂花糖饼收进怀里,有些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没好气道:“记得,我还记得你又聋又瞎,非要挤在人堆里赶集,差点掉进暗河里……”
他说到这,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瞪顾昀道:“二十年前我就跟你操碎了心,怎么二十年后还是这样,一点长进也没有?”

114.“陛下,你当年攥着那把刀,一脸宁死不松手的狠样,怎么睁眼一见我,就把刀扔了呢?
“可能是因为大帅比狼英俊一点吧。”
“你是不是皮痒了?”
“英俊很多——很多, 可以了吧?”
也可能.....
我的将军,是有些人之间的缘分命中注定,一眼见了,就再也逃不出去了。

115.顾昀不方便当着满座亲友的面跟沈易互挠,只好故作大度地一挥手:“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我就....”
他扫见锦囊里的字条,只见上面写道:“你此生,行到水穷处,最大的慰藉是什么?”
众人见大帅牛皮吹一半,忽然哑了, 都很好奇,沈易探过身去:“写了什么?
顾昀伸手一握,把字条藏了起来,他偏头去看长庚,一瞬间,眼神悠远起来,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就笑了。
长庚不明所以,眨了眨眼,问道:“到底写了什么?”年轻的陛下目光澄澈,北行宫所有的灯光都在那双瞳孔里。
“写了你,傻子。”顾昀想道,“算了,豁出去了。”
然后他一根一根地,把面前的“春意长存”吃了。
唔,口感欠佳,讨个好彩头。

116.“义父尊前:自别后,偌大京城,远近无亲,唯有片甲相伴,聊以慰藉……”
我身边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你的一片肩甲。
侯府梅花快开败了,希望你临走的时候看见了那花,否则它的心意就白费了,又是一年徒劳。纵使以后年年花开,也不是这一朵了吧。
西北军务繁忙,我是不是不能经常写信打扰?
你肯定忙得很,一点也不想我……但我就不一样了。
京城太寂寞了,除了你,我没有别人可以思念了。

117.“不是只有修一个院子的耐性,是我心里只有一个院子。”

锐哥真可爱

锐哥是我的小星星

深夜瞎画😞不知道按了什么背景颜色弄砸了搞不回白色
就想给老白画耳朵,管他什么耳朵总之这样有耳朵就对了√
粗糙的地方很多,日后有时间再好好修修。
第二张是稍微远一点看,好看多了……细节毁一切
指绘玩家感受到神奇的力量在摸我用飘柔洗过的头发
私心打伪白明天画伪酱

『也青』没标题,大概是接着上篇小甜饼的续作???

http://lanshujun.lofter.com/post/1dcd348b_11efc19c
上篇的甜饼
后续走评论链接

『也青』还是臭狐狸好(标题和内容一点关系都没有)小甜饼?

王也有个不能和他人说的秘密,说是金屋藏娇有点儿过,不过本质倒也差不多?挚友诸葛青一直寄宿在他的屋子。一日三餐不能饿着还得给这祖宗准备人爱吃的,小零食不能断,电费必须得按时交。这偶尔还得陪人去闹腾。诸葛青要是个女孩子说是包养也不奇怪了,不要大惊小怪,这事情放在钻石王老五王也身上就是百分百会出现的。
有钱有颜有学问
嚯,这人见人爱啊。
富贵公子挂b帅哥的裤腿儿肯定是有人要抱的那床儿定是有心者要爬的。
本是要陪着诸葛青傲游四方的王也道长抵不过家里絮絮叨叨婆婆妈妈地万分念叨终归是回到自己那充满着奢侈气息的家 当然,带着诸葛青这个独属于自己的狗皮膏药。
回家还没一天就被安排暂且接手公司两天给哥和嫂子个机会休假也就这无良家庭能做出来了,王也除了无奈也只好全权接手。
上任第一天王也就被这一堆子职业吹牛皮的董事吹捧到差点儿和太阳肩并肩飞上天,说的还真是个悬乎,连王也自己都快掂量不出自己几分几两了。到底王也是修过道行的,这点还是能克制住的 ,其他人可不一定,
还没几天呢,这公司里的哥几个就邀请自己去参加啥啥欢迎会,王也摆手摇头拒绝说自己还有事,家里还有人要照顾,只招来一片“噫”。
王总哪儿来的需要照顾的人?分明是用来忽悠的。
一伙人推推搡搡吵吵闹闹的王也也就顺了准备小喝个一两杯就赶紧往家跑,生怕把家里那位祖宗饿死了,虽然狐狸有主动觅食的习惯但还是守着点儿好,出去觅个食可别给撩了一片子妹儿回来。
“哎”
王也忍不住哀叹一声,自己养了个什么鸡儿玩意在身旁?骚狐媚子,祸害千年 .
小年轻们饮酒量好,那小姑娘一个二个接着给王也灌酒搂人胳膊,王也虽然天生酒量还行被这样强灌着亲昵的搂着心理生理都到达了恶心的极限,一个去下厕所就借机溜了回家。
踉跄跑回了家看见那只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狐狸笑着看自己,慵懒地喊着“老王我快饿死了您老儿跑哪去浪了?”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使王也道长心中泛起了一丝甜蜜
〖自己真的是太纯情了〗王也道长如是想到走近躺在沙发上傻狐狸。